扫描二维码,体验响应式网站,随时随地获取深圳市文体旅游局最新信息。
首页 >> 文化服务 >> 文化艺术文化艺术

彩墨演绎中国画 高温色釉遇青花

日期:2017-12-25 来源:晶报

  昨日,樊鸿宾“追梦阳光——中国画·陶瓷艺术展”在深圳举行。此展呈现了樊鸿宾60余件高原彩墨绘画作品和30多件陶瓷作品。其中,绘画作品皆为近两年创作的高原彩墨绘画,从一个侧面体现出樊鸿宾对高原景象的新感悟、对绘画观念的新理解以及对色彩运用的全新探索。它们拓展了传统中国画的意境,开辟了更为丰富的想象空间。

  樊鸿宾,1960年生于宁夏,1982年毕业于宁夏大学美术系,1991年结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高研班。著名画家、陶瓷艺术家,中国民族工艺美术大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协会高级会员、樊鸿宾美术馆学术主持、中国香港艺术家协会艺委会主席,中国传媒大学特聘教授。其绘画及陶瓷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性展览并获多种奖项。

  融合西方色彩理论与中国设色运色法

  展览现场展出的彩墨画作品,与传统中国画最大的不同是明丽的色彩,樊鸿宾告诉记者,这是他求索艺术数十年后在艺术观念上的重构和顿悟。“2015年初春的一个清晨,我在大理洱海边的客栈醒来,打开窗帘,一片明媚的阳光瞬间洒满房间,令我晕眩……一股暖流涌遍全身,眼角湿润,那一刻,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被触碰了,苍山洱海带给我久违的感动与唤醒。”如此动人的画面,已经很难用传统的中国水墨画来表现,苍山皑皑的白雪,下关怒放的茶花,着五彩裙的彝族姑娘……这些形象促使他用彩墨的方式画下这一批表现高原少数民族的绘画作品。

  只有改变绘画手段,运用新的理念,才能表现出眼前这种新的感受。观念改变了,艺术手法也随之改变。从此,樊鸿宾开始探索中国画的全新创作。樊鸿宾的彩墨画,既保留了中国绘画的韵味,包括色彩、宣纸、毛笔、墨,同时又吸收了很多现代绘画的意识,包括印象派的色彩关系。比如他的彩墨作品《节日》,画中的少女的面容,一部分是绚丽的暖色调,而一部分则以蓝色来表现阴影,同时也保留了中国画特有的清澈感,这种画法在中国画和西方绘画中都没有出现过,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可以说,樊鸿宾的彩墨画,和谐地融合了西方色彩理论与中国设色运色法。不论是《阳光高原》《节日》《母与子》,还是《花季》《一叶知秋》《惊鸿舞》系列等,他用国画的“没骨法”,保留了宣纸与墨特有的晕染浸润的肌理,而局部写意的手法使色彩之间又呼应了西方对色彩关系的重视。

  《少女与鸟》也是樊鸿宾比较典型的作品,画面较平,与敦煌壁画比较接近,给人一种浮雕的感觉,以往中国画中人的眼睛一定是要勾线画出眼珠,但这幅画中的少女只是一个抽象的处理,用粉色来勾勒,但依然很传神,更加注重自然的感受,很有时代感。这些色彩既不是国画“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的摹写,也非印象派对瞬间光色的捕捉,而是出于樊鸿宾对情感、意境的自发选择,有象征主义的符号,亦有心象灵悟的感召。

  将青花瓷与高温色釉完美结合

  樊鸿宾不仅在绘画上卓有建树,在陶瓷方面更是独树一帜。现代社会多元化的思想文化结构,给人们的艺术审美提供了多种选择与更大的空间,而深圳这座开放包容的城市,给了他艺术无边界的自由。

  樊鸿宾的青花造型气韵雄浑,华滋雅趣,在白地青花的工艺实践上,增添了中国山水美学的审美品格,同时又有着饱满的文人情感。他在青花实践中表达的内容,已经不只是单纯的自然审美情趣和工艺谋略。如《幽曲醉春春》系列,以及《高原》系列,八千里路云和月的时空辗转流动,寄情于山水间的气韵简淡辽远,或强烈或淡薄地表达着文人的处世特质,因而别具一格,这正是樊鸿宾青花实践中的思想呈现。在他的作品中,胎体的造型、图饰的结构、笔墨的点染,被他从构建的客体逻辑体系中分离出来,自成一套符号语系。

  而现场展出的《物华天宝》,是樊鸿宾今年的最新创作,手法也多有创新。这个作品最大的特点是,中间是青花瓷,其他的是高温色釉。其中,高温色釉部分色彩丰富、颜色艳丽,但因为不易掌握所以成功率低。而樊鸿宾将两者完美地结合起来,可以想见,烧制难度极高。而更为特别的是,青花瓷中间的四个字,是西夏文的“物华天宝”。

  此外,现场还展出了此类作品数件,如《宁夏秋色》《宇宙》等,色彩艳丽,别致而庄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