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市领导之窗 |信息公开|在线办事|互动交流| 投资鹏城|走进深圳

产权故事“房先生办证”之七十九

违建“变脸”

  在一栋栋外观清爽而华丽的高楼大厦背后,有这样一条狭窄的小巷,小巷的尽头,是一栋四层楼高的农民房,房子前的一块空地,已经被铁皮围成了工地,占地大约有300平方米。房先生正在这里建设他的新房,工地每天都传出施工的声音,简陋的工棚内,工人们忙忙碌碌,房先生得意洋洋地搬了把椅子,坐在自家的小院里,欣赏着面前的一切,心里打着无数个如意算盘。

  筹划加建

  38岁的房先生是深圳原住民群体中的一员,靠着收租,房先生一家过上了幸福生活。但是房先生似乎并不满足,每天看着他门前的一大块空地,他的脑筋就止不住不停地转,“一定要将这块空地利用起来,不能让它白白在这空着。”房先生心里这样想着,也开始筹划着行动起来。

  房先生所在的这个城中村是某股份公司所辖的一个规模极小的自然村。村子占地不过两三万平米,村民百余户。村民每年的分红一直维持在万余元左右。像房先生这样的三口之家,每年总共能获得3万多元分红,但是儿子上学的费用高昂,还要上各种补习班,这成了家里主要的支出,另外再加上全家林林总总的生活费用,一年没有10万元是不够的,所以房先生还是主要靠出租房子来维持家用。

  门前的这块空地,房先生打了好久的主意,要是在这里再建一栋房,一楼出租做铺面,二楼以上住人,每个月又能挣不少钱。

  两层楼的房子很快就开建了,但是没过多久,房先生的烦恼便随之而来。

  整治行动

  房先生请了几个建筑工人,把这块工地用铁皮围起,每天加班加点赶建,虽然如此,已经被叫停了好几次,每次一叫停,没隔几天,房先生又请人来复工。后来街道办每天都派人来房先生这里盯梢,一看见有人动锹,马上就来制止。

  而且,一场针对违法建筑的整治行动也开始席卷全市,各区开始纷纷进行违建楼拆迁,叫停违建、抢建,房先生的房子便属于抢建之列。房先生所在的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对房先生说:“政府早就下决心要查处违法建筑和违法用地问题了,这次开始了全面行动。”

  建楼的想法被阻止了不说,在这次清查行动中,房先生还被查出原来的这栋房子也是违建房,这下麻烦可大了。原来的这栋楼房是房先生的母亲在曾经的抢建风潮中建成的,他们家共有三栋私房。

  建楼起家

  房先生的母亲上世纪70年代来到深圳,开始的日子十分贫苦,不堪回首。日子的好转是自1980年开始的,当时房先生在香港打工的姐姐资助下,房先生家建起了一栋两层高的小楼,花费2万多元。1988年,房先生的父亲跑运输赚了钱,又投入30万元建起了一栋楼,有五层楼高,在当时是最豪华的。1994年,房先生盖起了如今这栋八层高的私房,结构以单身公寓为主。虽然租金很多,但投资也不小,现在投资的成本早就捞回来了,但是这房子的身份却一直是房先生的一块心病。他知道这是违章建筑,没有产权证的。房先生当初在建房时,就曾去有关部门咨询过,但并未获批。“管它呢,先建了再说,别人也都在加紧建。”当时他是这样说的。如今在门前的空地上又开建,他也是这样说的。

  通过建私房起家的房先生这次再也拖不下去了。很快,他被要求尽快拆迁。门前的空地开工了一半,工人们因为没法开工,都已经走光了,只剩下破破烂烂的铁皮围墙,和地上厚厚的尘土。房先生坐在院子里,曾经打过的无数个如意算盘都落了空,望着自己也是辛辛苦苦建起来的房子,不由得万分伤感。

  这天晚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忙穿上衣服,跑到街道办敲门。已经快半夜了,街道办大门禁闭,空无一人。房先生不想等到第二天,他迫不及待地赶到街道办主任的家,对街道办主任说,他这栋房子已经抵押给别人了,不能拆。街道办主任说,这与拆迁无关,无论如何都是要拆的。不管街道办主任如何说,房先生还是不信。

  他第二天一早就赶到国土部门咨询,房先生虽然把这套房产抵押给朋友,但经有关部门核实,违建“变脸”,依然为违法建筑,房先生一脸失望地回家了。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内容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