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访谈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政民互动 > 访谈 > 在线访谈

市民中心广场的街头艺人如何自治

信息来源:福田区 信息提供日期:2016-07-20 【字体: 视力保护色:

  【主持人刘丽华】:各位现场的朋友、各位网友、各位读者、市民朋友们,你们好!由深圳特区报、深圳新闻网、福田区政协联合举办的深圳市民论坛·福田区政协委员“社区论坛”,今天来到了承办本次论坛的莲花街道办,此时此刻网上十几万的网友们等着和我们一起来关注这个话题,朋友们已经看到今天一起关注街头艺人要实现管理自治,这条路如何走好,一块触摸这个城市的温度。 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福田区政协委员、深圳大剧院艺术总监徐霞女士,福田区政协委员、绿色低碳发展基金会专职理事长郝纪柳先生,深圳演艺联盟协会副会长周贞羽先生,福田区莲花街道执法队综合室主任曹志亮先生,街头艺人代表金京哲先生,居民代表韩明轩先生。

  【主持人刘丽华】:深圳的市民中心广场向市民开放到今年整整十年,今天成了深圳独特的文化风景和文化名片。随着2009年这里有了第一支街头乐队,有限的地方,街头艺人越来越多,流浪乞讨者也把这里当成首选地。市民投诉随之增多,噪音扰民突出,争抢地盘纠纷不断,艺术水平良莠不齐,商贩排档混迹其中,公共安全压力很大,更成了城市最光艳的地方最不愿意看到的。深圳遇到的这个城市管理难题,发达的国家国际化大都市都曾遇到。深圳人有了自己的解题方式。

  【主持人刘丽华】:2015年4月经过多年探索、多方努力,让深圳成为国内首个对街头艺人管理实现了“社会组织运作、街头艺人自治”的城市,这一年来这种管理模式到现在一年多了,网友谈到没有对街头艺人出台任何的法律法规,深圳也没有这方面的行政性规章,这样的大背景下,莲花人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是怎么做的,下面我们一起走进今天的论坛。徐霞女士是深圳非常知名资深的音乐管理人,听说您现在是大剧院总监,以前一直是音乐厅总监,音乐厅跟广场特别近,音乐厅你多少年了?

  【徐 霞】:15年。

  【主持人刘丽华】:这个广场还没有像今天这样,你就在那儿。这十年来看到它的变化是什么样?

  【徐霞】:是一个见证人,刚刚开始看到街头艺术家上来,我们作为一个音乐人很高兴,因为我也经常去世界各地,无论发达,还是不发达国家,无论经济好,还是经济不好国家,街头艺术家非常普遍,为这个城市增添亮丽风景的方式,意大利学生也在街头表演,卧虎藏龙也是中国华人获得奥斯卡音乐的获奖人,他早期在美国就是地铁里面拉小提琴,街头艺术家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后来一段时间以后,我也在那里看到有人打架,很多乞丐,有一段时间非常乱七八糟。作为我们在那儿工作的人特别痛心,我工作的地方在那儿一步之遥,我也长期从音乐厅到书城去,每天在那儿来回很多遍。看到这种景象,心里很难受,说实在的,难受是难受,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作为一个音乐管理人,我当然很用心的听,其中有唱很好的,我还发现一个拉二胡的盲人,他的二胡给我特别深刻的印象。就是有特别好的。

  【主持人刘丽华】:那时候到现在,还是那么乱,还是有变化?

  【徐霞】:不知道哪天开始,突然发现管理特别有序,也没有那么多的乞丐在那儿,画画归画画的,唱歌归唱歌,管理特别好,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上个星期,政协说要我参加这个活动,我才了解莲花街道办他们这段时间想了很多办法,也出台了很多制度。

  【主持人刘丽华】:你看到特别明显的变化?

  【徐 霞】:特别明显的变化。

  【主持人刘丽华】:金先生,你在那儿干什么的?

  【金京哲】:我在那儿画画的,已经三年了。

  【主持人刘丽华】:你去的时候,有时候觉得以前乱哄哄的,现在怎么样?

  【金京哲】:现在变化很大,比以前好多了,太好了。

  【主持人刘丽华】:韩明轩你住在周围的人,在那儿多少年?

  【韩明轩】:我2012年底来到深圳工作,到今年第四年了,刚来深圳的时候,那时候第一次到中心广场这边散步,当时给我印象是好象觉得跟其他的一些地方市民广场没什么两样,很多卖艺的,欠缺一定管理性。但是随着我工作在那边进行,也是看着看着。

  【主持人刘丽华】:最近去了吗?

  【韩明轩】:最近一次是上周日,过去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当时的情况,也是在那儿细细回想一下,第一眼有非常大的对比,有秩序,不乱,环境好了。能听到欢笑声更多了。

  【主持人刘丽华】:发生了什么,周先生讲一下,你们是联盟,那么多艺人,那里发生了什么?

  【周贞羽】:我们是从去年开始,在莲花街道指导下,我们引入了社会组织,以前是演艺协议,下设深圳市街头演艺联盟,对他们进行更多可能是服务,就是对街头艺人,给到更多是服务,规范了一些,签订了一些自律公约,划定了区域,规定了时间,进行了一系列这方面的规范。

  【主持人刘丽华】:你也觉得变化特别大,你说的模式放到聚光灯下看看,确实你们在做,变化很大。我注意到你说的一句话,在莲花街道支持下,我们接下来问问莲花街道的曹先生,你觉得发生了什么?把现在这个街头演艺这个行动,怎么定位?

  【曹志亮】:首先对街头艺人这一块,说实在的,前些年的乱像,街道区域想了很多办法治理,成效不是很明显,归根到底在哪儿,管理起来到底当成城市问题管理,还是作为文化范畴管理,于法无据,管的过程找不到方向。经过这几年探索,包括各级领导,街道各级领导,付出很大的心血,经过深入探索,国外街头艺人管理方式方法,进行了深入了解。最后我们发现街头艺人这一块,目前没有相关立法情况下管的话,仅仅政府行政干预达不到这个效果,自己的土地上种自己的庄稼要有自己的特色,引入这个行业组织,由他们行业规范加上街头艺人自治,这样大家共赢的局面。

  【主持人刘丽华】:所以变化很大。

  【曹志亮】:更主要是品位提升了,这是深层次的。

  【主持人刘丽华】:谈到品位,郝委员一直特别关注,谈到这次网上很多人觉得我们深圳这次用深圳人的智慧,破解了一个城市管理的难题,深圳往国际大都市走,这一块名片必须擦亮。怎么评价大家都说的变化挺大,您注意到了吗?

  【郝纪柳】:莲花街道这件事最初讨论,我也有参与,最初遇到障碍,大家觉得无法可依,如果被动的话,就可以不作为,可以简单执法,我驱赶,这个不是深圳的特点,深圳的特点还是创新模式。我觉得在这个点上,由社会组织和艺人自律,这是一个创新,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未来可能还是要走立法作为后面的支撑。但是在现有条件下,我认为这个模式是解决了问题,我也认为这是亮点。我去想办法作为,突破已有的局限,这是最大的亮点,让社会组织和演艺人联盟和自律,让他们来自己管理自己,我们就是一个引导和服务,最后政府变成一个服务。

  【主持人刘丽华】:现在有没有为了争地盘?问一下金先生,你们现在还有抢到比较好的地盘,以前有打架,现在有吗?

  【金京哲】:现在没有了,按规矩制度来的。

  【主持人刘丽华】:你有一个规矩,讲一下立了什么规矩,你们所有艺人愿意听他们立的规矩吗?大家特别想围观一下游戏规则,是不是所有的艺人都愿意参与这个事,认可这个事,能遵守吗,是什么规矩?

  【金京哲】:按排号,我觉得很公平,街头艺人也是很满意,以前没有号码,谁来得早,先摆好的位置,有些人为了占好的位置,周末凌晨很早过去占位,这其实影响很不好。现在没有这种现象了,现在真的太好了。

  【主持人刘丽华】:金先生非常满意,网上给你们赞,莲花街道破解都是给赞,把规矩讲一下。

  【周贞羽】:其实也不是什么规矩,也是福田区和莲花街道办我们在2012年以前就开始探索怎么样来管理和服务街头艺人,因为街头艺人本身我们定义是一个公共文化的产品。如果他是公共文化的产品,用公共文化的空间,就是我们市民中心广场,既然是公共的,肯定要有一定的门槛,要有一定的规矩在里面。其实我们是吸取了国外、台湾的,包括以前上海他们有一些比较不成功的这种教训,我们在去年开始邀请专家先对各个门类进行考试。

  【主持人刘丽华】:所有的人想在那儿表演的人,必须入这个联盟才行?

  【周贞羽】:有一个考试,有一个门槛,刚才说的公共文化产品。它在考试过程中,我们还是对于有些,比如那个地方有胸口碎大石,肯定不能在那个地方进行下去。经过考试之后,我们签订了自律公约。

  【主持人刘丽华】:签订是强制还是自愿?

  这个规定的层级太低,起码政府应该出面有一个规章,让艺人也好,基层的执法者也好,都有章可循,最后还是呼吁深圳要赶紧立法,毕竟是国际化的大城市了,这一块不能像现在这样老在探索中。

  【周贞羽】:这个自律公约跟大家反复探讨过,而且我们是每一条举手表决。社会组织,可能这种做法更多。自律的东西签订之后,每个月25日,我们都会抽签排号,有些号比较好,有些黄金码头,有些差一点,我们抽好,看自己的运气。

  【主持人刘丽华】:比如金先生抽最好的,天天在那儿吗?

  【周贞羽】:他一个月。

  【主持人刘丽华】:徐女士,你做艺术管理,他们搞的考试,网上很多人问,谁有资格给艺人考试,定这个,原来以为政府考,网上两派说起来了,有一些人说他在国外待着,国际知名大都市,艺人上岗都有考试,或者艺术专业的毕业证,说深圳这个做法不过分。也有人说谁有资格给艺人考试。

  【徐霞】:我自己经验,看到很多乞丐,他们艺术水准无从谈起,一定要考试,因为你把它定位为文化产品,作为一个路人,或者市民,那样的活动一定为这个城市增加美景,或者为市民创造业余的文化生活,那个地方一定不是给乞讨者准备,后面是市民中心,后面是莲花山公园,所以我个人觉得一定是要有准入机制,当然我说那个二胡很好的,我有一次看到街上九个人十个人拉二胡,那个也是不行的。刚刚一个乐队,弹唱都不错,深圳文化生活无论哪个层面,音乐厅,大剧院,街头,我们希望政府不要说管理,说扶持服务,但是一定要选择符合深圳文化气质的,文化风格的,这样的一些形式。我觉得弹唱、乐队特别特别好,二胡要不要,一个到两个足已,一定要有规划,一定要有一定艺术水准的人才能上去。这个考试是必须的。

  【主持人刘丽华】:很多网友关心今天谈街头艺人,街头艺人应该不能跟卖艺划等号,一个网友说也不能跟小商小贩,有一些卖东西的,没有艺术性,还有一种纯粹卖艺,街头艺人应该不是以收钱为目的,在艺术上怎么界定这个?

  【徐 霞】:这个是法律问题了。

  【主持人刘丽华】:一个网友这么说,他在国外看到真正的街头艺人表演比较好,他用了打赏,觉得我好,愿意打赏钱,不愿意给我掌声,给我一个微小,我都很高兴。有的卖艺说我卖了以后,你必须给钱,我们既然定位是街头艺人,应该往这个方向导。

  【郝纪柳】:我同意有门槛,它是一个产品,产品就要有一定的质地,你去消费这个产品的时候,你路过,你愿意表达对这个产品的肯定,就是打赏了。它和买卖不一样,你还可以不给,这个权利在围观人,你有主动权,而作为一个买卖就不同了,听我这个歌,演唱会必须买票才能进。

  【主持人刘丽华】:可能有各种生态。周先生用了一个公共文化产品,曹先生,其实很多人看到城管,一个网友说看到很多穿制服的,他到国外去没有那么多,怎么没看到人家管,为什么要管,后面一个网友说,你怎么知道国外没有管,你不就是一个游客吗,人家管了,你看到了吗。可能他没看到穿制服的,国外有管,你们定位是公共文化产品吗,为什么不能像国外那样?

  【曹志亮】:街头艺人立足我们国情,立足深圳实际,完全移植西方那一套,未必适用。南方的橘子到北方成了橘子,适应它生长,街头艺人在我们这一块,首先一点徐女士也讲,有些街头艺人是兼职的,就是我本身有主要的职业,我到这里只是展示一下我自己,未必获取别人的打赏。还有一种是职业的,我本身有一技之长,我在这个地方既是我生长之道,也追求艺术上的发展,不完全是乞讨。

  【主持人刘丽华】:或者是分享,或者打赏,但是肯定不是乞讨,乞讨是博取别人的同情,街头艺人追求对艺术价值的肯定,你觉得欣赏我,认为我水准达到,愿意给就给,而不是强迫,必须收费。

  【曹志亮】:现在初级阶段,素质良莠不齐,达不到靠自律,街头艺人艺术修养,即使城市空间足够足够下,那种情况不需要监管,这种监管更多是引导和服务。

  【主持人刘丽华】:昨天一位嘉宾是知名作曲家,他在美国,他介绍了美国和欧洲,也都是在管,中央公园管地铁,有的交税,收费,不是网友想象的,没有穿制服,都是在管。韩明轩,你看现在一路风风雨雨,十年了,大家觉得目前比较好了,徐女士觉得必须考试,也有一些网友在设计这个门槛的时候,咱们这么多艺人,还有一块是我们这样的人可能带着孩子到哪儿分享,你觉得市民心目中需要那块地方,怎么让这个模式更好?

  【韩明轩】:首先我是需要肯定的一点,就是徐女士说的,必须管,必须考试,这是肯定的。因为市民中心广场这一类地区比较特殊的公共空间,不管是这里,或者以后在东门那边,或者华强北,都有类似的地方,这些地方涉及到对于市民,普通群众的安全,卫生秩序等各方面的不同元素会聚的公共空间,也就是说我个人觉得如果有不同艺人,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想要在公共空间进行活动的一些群众,他们在这些地方就必须接受一定的秩序跟管理,是有一定门槛。

  【徐 霞】:我个人不太喜欢管理和干预这样的字眼,今天我也知道我们的艺人考试,我们艺人上岗的许可证,包括所有的一切都是免费的,一分钱没有收,应该说这个过程当中,莲花街道办,就是政府层面,大家都是在扶持,服务,没有管理和干预,我觉得管理干预这两个字,让人听着反感,我们不用这样的词语。

  【主持人刘丽华】:你也代表网上很多网友的意见,有一个网友说这两天,李克强总理说连咖啡师都发许可证,现在政府减少行政许可。会长,你们许可是他们在许可,还是你们在许可?

  【周贞羽】:我们在许可。我们社会组织,现在很多做社会组织的,现在倡导大的方向是一直说小政府、大社会,社会组织更多要求自律,没有说像政府机关一样有一些组织架构,一些模式。我还是想讲一句,我参加这个论坛,虽然今天来了十名街头艺人,包括来演出的,包括金老师,其实更多街头艺人,我们会把今天来参加的这个论坛,在我们群里面,我们有群的,大家畅所欲言讨论。大家可能更多讲哎呀,为什么在街头上看到了城管,城管怎么在管,其实我们城管更多管是什么,其实服务是什么,比如我们既然大家签了自律公约,大家既然认定了这个,肯定就会有一些人他没有这个牌,他也要跑来,最开始出现很多这样的现象,还有一些人说这样不行,拿一把刀跑过来,对我们自己街头艺人也好,我们形象问题,还有整个市民广场这一块安全肯定要有所约束,不能谁都可以在这里演,就乱套了。

附件下载

触碰右侧展开
--